首獎   李振豪《給明天的信》

 

坐好,展開信紙如袒露某些

最害羞的心事

不用緊張字跡潦草

因為跑過來的時候下雨

褲管沾溼了像剛才一起遊戲的

鬼,還不肯回家

也許腦袋不聽使喚

像淚不肯落下

或是一哭就把真心話都哭成

換季所需的思念

又變成風,吹亂頭髮

似潑墨無法朗讀

也許就休息一下嗎?像夢

躲在最暗的地方隨時準備伸手

給誰一個驚喜的擁抱

給明天的信

也許是一首童謠、

和心愛的人道別的手勢、

那年即將出發時

手掌握緊汗水的溫度:

收信愉快,

還記得嗎?昨天我寫信的時候

為你留了伏筆

請不要忘記呼應它

 

 

 

 

 

 --------------------------------------------------------------------

 

 

 

 

 

 

特優   游善鈞《鍛煉》

 

裸露在外

直截碰觸世界的部份

特別容易傷感

不是把耳朵揉成一只船

或者從內心擠出一根鋼釘

專注雕刻並且,將雕刻

當作唯一必要的事

這麼簡單

將每一天生活

標註記號和記憶一種味道同樣

明白日光不是透明的幽靈,或者

將感情燙成一件襯衫

一階一階反摺袖子

讓鈕釦一步步

靠近自己的身體

愈藏愈深

和埋住一個木匣同樣

用泥土阻擋太陽

讓那些銀色的孔雀

在意識築起的圍籬外徘徊

等待感官被時間鎔鑄

鑲上嶄新的臉

接受愛不是疲憊

或者一把漂亮的鐵錘

 

 

 

 

 

 

 ----------------------------------------------------------------------

 

 

 

 

 

特優   莊靈《誰為我們撕開豆莢》-致馬拉拉

 

一莖草,鑲嵌一顆露珠

一頭綿羊

聆聽一位牧者的笛聲

水牛再遲鈍

也有鷺鷥停棲背脊

教牠聞嗅青草

謙卑飲水

 

誰為我們撕開豆莢?

如同翻開一本書

扉頁翻動如粉蝶撲翅

蜜蜂造訪一朵花

傾訴春天的奧秘

期待一枚果實

 

一枚學童,一位導師

彷彿初生的乳牙

得到紅唇覆蓋

吐露一聲笑語

一個發音幽微的字

世界改變坐姿,傾耳細聽

 

誰為我們撕開豆莢

展示結實累累的初心?

讓槍桿成為筆管,子彈深埋入土

成為荒田的

種子

 

 

 

 ------------------------------------------------

 

 

 

 

優選   楊智傑《隘寮溪橋》


冬夜,幽紅車尾燈掃過

無邊卵石群,那稜角鮮明的面孔

大水之後

放棄地趨於相同

 

廢電纜的殘火,燃亮溪床

蘆葦的邊界

你闔上中午冷便當

投入溪水:沒有什麼曾逝去的

不從這裡再逝去一次

 

而你也曾無數次躍下橋墩,在年輕夏日

等待落日閃光的一瞬。此刻你已

三十九歲

朝人世奮力擲出過自己

 

卻像失重水漂,直直沉入溪底──

 

月光靜照打石廠。你調轉方向盤

卸下最後一斗砂石

遙望出海口,想像一條溪

在海底,如果想起自己的形狀……

 

「總有一天離開這隘寮溪橋

總有一天」

-----------------------------------------------------------------

優選   劉珏伶 《共鳴》

給我一個音

預告秋天來臨

A和弦的破題

是你不太憂鬱的憂鬱

朔回一場熱情

彌補我悅耳地夏季

無名指堅定按住C

勾引我好奇

木箱裡藏存地秘密

 

指腹著急滑過Mi

餘音環繞下雪的場景

你說:「那是勇敢的前戲。」

還來得及,

 

春天Re的一聲

帶給燕子一份驚喜

上揚的尾音

翱翔橙紅色天空

 

在有你的世界尋找共鳴

---------------------------------------------------------------------

優選   潘寧民《被遺棄的初衷》

 

隔街的老伯到這裡很久了

一直沒有回家

 

黃昏時的心情是猛Hi的,常將

自己的

輪椅的

推輪椅人的

影子長長的烙印在公園的綠色草皮上

四周堵起吵雜的笑聲和越南口音

那天,經過我的家門時,心情卻是低盪的:

歲月把手上的藥袋養胖了,人卻變瘦了

 

住址明明就在附近

卻說自己不是永和人

戶籍永遠登記在隔海的山東濟南

 

我曾問過父親,為何不返回

長江、黃河潺流中的故鄉

他用夾雜著電線短路之類的語彙回答:

我們來自海洋婆娑中的南島,那裡

不見大江,也沒有大河

和老伯一樣,不知為何才會放棄回到

充滿水聲的地方

 

聽說,老伯這次真的回家了

永遠住入濱海的三芝山上

 

遺言中未交代

自己是否為歸根的台灣人

------------------------------------------------------------------

優選   陳俊翰《遞嬗》

 

五月,盛夏未至

我們已渾身濕透如岸上的魚

翻身的時候你說

我是一場大旱,那麼

「淹沒我吧。」

 

絕頂後便開始預備

墜落的八月,體味

蒸散輪迴如消逝的傳說

我雙目已盲,並逐漸意會

你是哪個遠古的神祇

 

十一月一向來的太早,唐突

像遠行的人,客氣而陌生

有些話在說出前就已存在

霜未及落下的

枝枒和我都明白

沒有之後的故事了。

 

突然想起二月,

二月的時候

天空高冷,呼息冰凍結霧

覆雪下你的眼睛明亮如焰

燃起整路街燈

你說,我愛你

──都是些快遺忘的事了

--------------------------------------------------------------------

優選   沈信呈《解字者》

 

你的眼睛是象形,眺望所及

萬物正在呼喊他們的名字

世界走過粗糙的平面走過荒野的縱深

還有太多的正面凝視沒有完成

而指事無所遁逃,宇宙來到你的手中作畫

詞語全都演變成哀傷的觸覺

造字的人被時間徹底焚燒殆盡

僅留下千萬種餘燼在你的描繪底

味蕾上長出鈍重的會意

艱澀困苦,猶如品嚐怪物的味道

無數的形聲又一盞一盞在耳邊亮起

燈火通明的神諭,你幾乎無法懂得更準確

組字的法則必須踏走在刀鋒上

每一步都包含悠久的記憶與傷痕

低著頭,你全神貫注地挖掘體內的

轉注像虛構花蕾盛放般的情人

並吐出甦醒的假借

隱忍水隱忍譬喻隱忍長遠的流逝

用字是對人生最溫柔的拆解

靈魂將要穿過所有暴烈的位置

你使盡全力握緊筆

後來的後來現在的現在

-----------------------------------------------------------------------

優選    有樹初衷-致戰地攝影師

 

宇宙爆炸後,漂浮

星塵像生命體,噴散

小小的、興奮的嘆息

這裡不同,這裡爆炸後

只有乾瘦的粉末

只有一個人對著空氣痛哭

曾經是他孩子所立之處

已經被風,帶到前方去了

 

舉起槍口,瞄準

世界,盡頭的盡頭是荒原

還是比荒原更深更冷的夢境

因為憤怒而卸下眼睛,卸下

對世界深深的疲憊

只有我手裡的這支槍

用來救人

 

遠在世界真正盡頭的人

將會不可抑止的流淚

停下進食的手,摀住嘴

穿透我,深深地看見

鐵網下待救的軀體

擁有與全人類一式一樣

會流淚的雙眼

 

而我的雙手顫抖,那些爆炸客

長著與我的孩子一模一樣的臉

----------------------------------------------------------------------

優選    薄荷魚《魚的影子》

 

她在鏡子前

穿著一件和我同樣的衣裳

鏡子滲出的水

將她的影子漲起

 

從遠處歸來的魚群

在水裡把影子擰乾

以鰓的逆流交換

最後的飛翔

 

就讓雨從雨的線條中斷裂

就讓風從風的空隙中溜走

就讓魚乘上雲朵飄回故鄉

 

請貓退後幾步

石頭放回原處

讓日子誕生

----------------------------------------------------------

優選    沈宗霖《失業狀態》

 

很久很久以前的你

經過一場盛大的抓周

你錯過那些毛筆 算盤 鈴鼓 聽診器

只是抓著一縷空氣

空氣不斷散失

父親說:

「大概是想當一個細菌生態研究員吧」

 

畢竟只是一個小孩

因為寂寞而對著電風扇說話

「你在幹嘛?」

「我在吃風啊」

 

你不知道長出喉結後

就是那樣變形的聲音

「你為什麼不賺錢?」

「我在喝西北風啊」

 

到後山挖出埋葬的作文

千篇一律的題目:「我的志願是…..」

總統和外星人都別人占走了

如果「自己」可以是一份職業

 

用長長的報紙裹住身體

每天的求職欄都在生命中錯過

曾經用紅筆拼命在「詩人」劃一個圈

那圈

成為最巨大的句點

---------------------------------------------------------------------

優選   墨雲《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我在一個人的早晨醒來

一個人去看一場電影

一個人走路回家

我以為漫長的一生裡,比起慢慢遺忘

更容易記得你

像大雪裡的一道閃電

 

你知道嗎?

我再也不能認識更老的你

你不會看到更好的我

我們都在不易抹去的一場冬天裡

像往常一樣

讓成長的幻痛去回應失去,牢牢

記住身而為人的自己

 

我明白,沒有一件事情不會被遺忘

比如像火柴的悲傷

比如你好嗎?我很好這種假話

比如像在一場大火以後,我們就要長大

就會燒掉一些記憶,留下

更好的自己

 

多年以後,我已經記不太起來

認識你的那一天

有一場傾盆大雨,也有閃電

我會記得喜歡自己

也會記得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

優選   袁亞《那些重複的事》

 

 

那些重複的事 那些重複的事

筆尖速寫夢的輪廓 ,以想像著色


日子 卻懸吊 著纍的言語


碰撞後 掉落無以辨識的渣滓


覆蓋並改寫了夢的形狀


生活的邊界急躁蔓延


竄出命定的毛邊


搔刮 著雜亂 的草稿


以為這 樣就是人生


以為 人生 就這樣了


是那些重複的事情 在平凡的湖面閃動


即使這就是人生依然每天都要經歷那些 重複


守著 夢的 顏色


記住心跳的頻率


想念 瞳孔裡的光澤


那些重複的事


正在重新 磨利筆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金車文學作品欣賞 的頭像
金車文學作品欣賞

《金車文學獎 得獎作品欣賞》

金車文學作品欣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