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獎  星沉〈曆法〉

日曆上有你的晚年
至於你不敢違忤的所謂凶吉
早已無從稽考,只知道路邊的工程日夜如常
在不宜動土的日子裏,有滲水的牆壁
也有風化的門閂
等待著過期已久的探訪

撕去昨日,只有明天如期而至
你已不敢相信未來
但總要計算日子,也許不過
是米勺分厘的準繩
或者前去菜市場的時份
一一關乎你
未必可能到達的明天

兒女有你不得不諒解的繁忙
於是日子在寬恕中纖薄
窗外有聳立的高樓
而你總想到半露的棺材
日曆說到今天宜祭祀

社工又來探訪,但你分明記得今天不是日子
他們為你撕去一片過期的歲月
你便提醒自己年份的問題
還有身份證為你訂下的八十大壽
牆壁上的水跡如常
你愈發討厭流質的事物
譬如早餐的麥皮、滲水的牆壁,以及
日子之類
而你分明記得今天不是日子

工程的噪音成為辨別時間的指涉
有時你瞻望窗外的行人,想像自己
也被瞻仰着,曆法便是你生存的憑證
日曆說到今天宜婚嫁
於是你為六十年前的儀式
敬上一杯未竟的酒

明天因循而至

 

--------------------------------------------------

特優  天天  〈來生書〉

如果初春是我
早開的杜鵑
你會不會錯過
門口探路的松鼠
整片草地的蘑菇
會不會錯聽鳥的祈福
其實是貓翻倒了書

如果午後,心的積雲
我祈求雨別下得太快
你就不會忘記收拾
陽台的大衣,淋濕的
記憶,打著一把傘
有兩個人的陰天
容易原諒不容易乾

如果我是一架鋼琴
期望話別說得太多
你才懂得懷念
空無一人的房間
僅有身體的變奏
陪你練習影子的手語
單人的發音

但願愛別來得太晚
你會不會成為
別人摘下的星星
為我的燭光所暗
分別有十年的灼傷
我只能在明信片上輕撫
字與字、城與城的距離

來得及在相遇時說
「很好」。來得及
在離開後成為風
朗讀你,你的今生
彼此愛過的那片風景

--------------------------------------

特優  小羊 〈有一座島〉

這裡,有一座島;島的臉上
有湖,可以讓朝暾與晚霞來洗臉
白雲與烏雲在天空的倒影裡
相視 可以臉紅,更可以透明

這一座島;將來的城市開滿花
蜻蜓長出蝶翼;蝶翼上有深情凝視的
眼睛,無懼王蛇冷冷的尖牙與角質化的嘴唇
凱達格蘭不怕 被復活的大屯噴發……
每一次向上舉手,手指頭上就亮著七顆星

一座怎樣的島啊? 蝴蝶因蜜而墜
王鷹的趾間長出翡翠樹蛙;而人們的手
有蹼,相吸 相親……法律是稚嫩的胚胎
醫學尊從母姓 世界享有更多公頃的
和平;作物與德行在人性的梯田繁茂生長
捷運如壠 秩序穿行 雨水定期拜訪
千萬溝渠的荇藻 關渡的天空有閒散的
雲朵 展翅的水鳥與忙碌的帆影……

在這一座島,我們的祖籍
被自然歸類為南島;唇音、舌音與
喉音都可以相互押韻,更有歌──
互相唱和;有遊戲忘我地追逐──
快樂 祇有相對多少;沒有絕對輸贏
罌粟與大麻被齒舌唾置無人聞問
信仰相融的大神如血液裡的鹽

潮汐一波一波地推湧,我們
擁抱這一座島 不哭不鬧 
倚著山脈的脊骨像一個巨嬰
有香蕉的柔軟與柑橘的芳味 
散自他的顱頂

 

-------------------------------------------

 

特優  小朋友〈今天什麼是革命份子〉

今天什麼是革命份子?
今天什麼是恐怖主義?
今天什麼是花?同時代表了祝福
和弔慰。什麼是錢?
當我消費菸酒、塑膠、通訊電波
和藥。今天什麼是懷疑?
對著空無一物的角落出神
當我愈往事物的核心
逃離,愈發現自己無處可躲

今天什麼是理想?誰仍試圖相信
有一個更美好的世界存在於
人們的幻夢中
今天什麼將被遺忘?
當有人留下血漬——
那是一首寫壞了的詩嗎?
那是一幀拍錯了的時代寫真嗎?
今天滿月
明天,什麼是一樣的月光?

革命是透過耳語流言——「他們
在說些什麼?」總是猜中我
心底最不可見人的疑問
今天什麼是,愛?

我不是一個好的愛人,相信今天
愛是犧牲;也相信今天
愛是不犧牲。相信今天愛是為了
多數人;也相信今天愛是
為了一個人,不夠堅貞的青年,反覆詢問:
明天什麼是,我?

是為了勞動者在廣場怒罵髒話?
還是為了藝術
發送禁忌的文宣如放生和平鴿?
當疲倦的身驅不堪負荷
我感謝夜幕終將落下
失眠者的眼睛為何發出光芒
原來是出走的夢,列隊突襲了夜

---------------------------------------------

優選 賴帥 〈未來的我們 ─ 給想在海邊開一間咖啡店的女孩〉

你來看我了嗎?
我仍有你記憶中烘焙的顏色

我們的未來是剛烤好的餅乾
還是陽光之下
古銅色的提拉米蘇
你希望的我,將有怎樣的滋味?

我聽得見海水研磨著
砂粒、海藻,還有潮間帶生物
一切細微的聲音
我湛藍的眼睛,穿越落地窗
試著留下乾淨的影子
以及,那隻我們一同豢養
且毛系溫柔的貓

我們尚未看見的日子
是一彎蜿蜒的海岸,還是
一道愛撫著潮汐的多情海堤
我煮好的咖啡,是不是
依然可以調勻他們攜來的故事?

然而,時間仍如海鷗
輕輕觸動著天空閃動的衣衫
每一個落日與晨曦
我在想像中醒來,或者入睡
他們走進我散發著
曼特寧或者藍山香味的身體
坐下看海,以及交換彼此的
寂寞與笑容裡搖擺的風聲

我不斷臆測著
你會點一杯加了糖,或者
不加糖的我
我依然傾聽你的疲憊,以及
一切如海浪波瀾的心事

海的過去與未來,我們無法知曉
但每當我正要將你忘記之時
你總是在黑夜深處,湧入
我渴望著黎明的,漫漫海岸

----------------------------------------------

優選  亞克〈明天早晨〉


我們嚮往的
明天,或許
永遠不會到來

畢竟,有哪個旅人
伸手能夠觸及
退得比地平線更遠的
他方的生活

黎明破曉時
唯有今天的陽光
(有時必須穿透雲雨)
定時灌溉
窗台的盆栽
以及每個
渴望自由的靈魂

幸好地球上
有七十多億人
每一日
就有七十多億個
不同的早晨──
每顆露珠 各自映出
一片完整的天空

也幸好,神祕的
緣,將多重宇宙裡
所有孤單的存在
同時演奏成
一首交響的海

是啊時間之神
如此慈悲
在我們小小的行星
無盡循環
形成永恆的迴圈

保佑我們
每天都能醒在
同一個早晨
同一個早晨
同一個早晨

--------------------------------

優選  偉文〈一天〉



回家路上,你看見野貓行走
在雨後的屋簷,看見街道
與戍守的路燈,從行人奔忙的規律中 
看見美



如何形容一朵盛開在
初夏裡的花?通常人們以感嘆開頭
以便將世上所有的美,傾注在她身上
彷彿被讚嘆的不是花朵,而是其他更加
深邃的存在。回到公寓
你以貓一般的輕巧,直達陽台
給予等候已久的盆栽,最溫柔的關注



你看見日曆上爬行的筆跡
看見衣領的皺褶,與毛襪的破洞
當你倚靠窗前,感受遠風帶來的刺激
與聲息,偶然看見群鳥
迎風振翅,義無反顧的飛行
你不禁想像牠們的旅程,是否終將抵達某個
命定的地點



你看見餐桌與碗盤,從胡椒罐上的倒影
看見回憶裡的夏夜,一個人的晚餐時刻
洗手槽中積累的,生活的殘渣

而細雨的到來,醞釀了一切可能
於是你試著入眠,放任奇異的想像
徹夜飄盪,直到陽光破曉而出



你看見一支筆,看見白紙在桌前
當你思索著該畫出什麼風景 
寫下什麼故事在夏天
宿夜無眠的清晨,遂想起群鳥的離去
你試著猜想牠們的近況,那樣的故事裡
是否有永不褪色的森林,以凌亂的蟲鳴
呼應微風蒼白的聲息。你持續描繪
彷彿看見那裡的季節,日照降雨
直到墨水耗盡 

終於,你看見時間

 

--------------------------------------

優選   H〈想要和你一起生活〉

想讓你治好經年的病灶 
想養一隻多毛的貓 
你說日子就是貓減去喵叫 
我該習慣腳邊總有時間在撓 
習慣每一份癢都安靜 
不夠浪費在噴嚏及過敏 
你挑選的木地板是天空的倒影 
牠的毛絮是雨還未落下 

想要同你漆一面牆 
地點還沒找好但應該是條小巷 
大房子背面兩根電線桿中間 
偶爾曬得到太陽的水泥牆 
用你喜歡的貝殼白 
漆出陳舊的仿飾模樣 
動工前先來幾場圈圈叉叉 
分出的勝負拿羊毛刷塗好塗滿 

想從遠方買來夜色的棉花 
為你彈一床柔軟而溫柔的他鄉 
想學會看地圖自己走回你的老家 
趕在雨季拍上肩頸之前 
接手瀕臨失傳的技法 
想聽懂老師傅嘴裡的黑話 
練習看清楚對面遞過來的線頭 
我該如何捏牢 

想要植栽樹苗像種下耐旱的願望 
交換十六年讓等待也變得寬廣 
想沿海岸線留住港灣 
撙節有限的日光緩慢住下 
要是你厭倦了島嶼決心出航 
我便斫木趕造一葉漂浮的月牙 
如你一般瘦長的匣並不寬敞 
正好容得下一個人假寐一個人搖槳

---------------------------------

優選  韓腓  〈永遠的最後一天-弔安哲羅普洛斯〉

你默默地離開了比雷埃夫斯的另一片海
向著永恆的黑夜走去
時間是一個在海邊玩沙包的小孩,爺爺說
當它被燃成灰燼後
便再也看不到希望之翼的振翅
明天會持續多久沒有人知道
而年輕時的美夢註定在年老時
熬成一份意識清明卻無味的噩夢

為了傾聽雨聲背後的音樂
大部分的時間你像個風景般沉默不語
你手指流下的露珠總是帶著溪水的味道
口裡總是有海的鹹味
總是以故事為家並且躲避追捕
你詞窮時會買幾句字彙來果腹
即使失去了語言
愛蓮妮慢版的哀歌也會填補這巨大的空洞
但你不論跨越多少個國境
真正的家園始終遙遠
或是存在於
你張開雙臂倒向冰冷河水的瞬間

還記得那天,死神靜靜地陪了你一天
你們沒有搭話只是看著海
你把落在海上的紅絲線
織成一件黃色的雨衣送給了他
他幫你把吊死在樹上的羊給吃了
你無懼死亡卻害怕觸碰到自己的衰老
於是你把明日留了下來
獨自托著老皮箱前往邊境趕赴一場婚禮
你或許會在祝歌中死在新娘的懷裡
但那抬起單腳宛如鳥兒即將起飛的姿態
將被永遠地,定格

------------------------------------

優選  Joy〈生花〉

開或不開
紫色或紅色
如何從一顆種子,發芽
成長,抽長莖苗,直到
葉與葉呈現一種隱隱的對稱
其間如何風風火火
大雨或乾旱,如何
將一株花苗對照
百科圖鑑那般,像與不像
直立與彎曲,向陽或陰暗
無論如何需要水,需要
乾淨但可以有一點雜質
需要一方土地,使其伸展
使其有根,使其相信
自己能生出美麗的花
並相信一切來自天堂
含苞時的顫抖與不安
反覆和遲疑,都早已存在
一張隱形卻遺忘的藍圖裡
是種子成為種子前已然的應許
承諾,紅色到紫色
高度和角度,其中有一股神妙的力量
白色而溫暖,完好綻放於花心之中
成千上萬旋轉的花瓣如何包覆
如何阻擋或,決定這是一種保護
都掩藏不了,一朵花的真實
傾向於
那中心終要透出的

-------------------------------------

優選  小熊〈2050〉

彼時此世紀年過半百
在那樣的時空版圖
之內,一朵煙火的乍滅
可能比一雙長途跋涉的鞋
更存在

更不可揣度
那些寄生的生命
捧著結著火紅漿果的槲寄生
通過剛出生的人行道
正要慶祝
一場雪的老去

他們可能不久前才終於明白
城市裡一次不步後塵
的雨,比後人類的表情
更虛擬

我們可能不久前才終於學會
以程式語言表達
從未完整表達的
愛、忐忑,以及倦意

更成氣候的
交流,或者獨白
哭笑不得與陰晴不定
都得到完美設定
連一滴淚都可能
不是上帝,是演算下的結晶

誰說:一直走在最前面
才能拄著拐杖
優先通過末日

可能只是誤解
更可能只是錯覺
塗鴉牆的蝴蝶標本,動了一下
翅膀上的眼睛

--------------------

優選  有樹 〈所在之處〉

海是一個巨大的鎖
解開的人必須先墜落
人要平地行走
才不會感到憂愁

夜晚是什麼呢?
是妳懷抱著一個嬰孩
還是懷抱著一條魚的冰冷
在妳的手裡哭泣,像一座
小小的海洋,離開深海
爾後只能在
雨日裡憂鬱

妳還記得相愛的感覺
像水草纏繞
掙扎時被抱緊
於是妳不能游泳了
昨日是最遠的岸

後來的生活,透明的
手伸進妳的心口
妳洗著碗盤
電視裡傳來海浪聲
夜晚是一隻海鰻
牠看著妳的時候
妳就倒地哭了

妳漸漸忘記
該怎麼一個人變老
只能在洗澡時閉氣
睜開眼睛,妳已不是
閉上眼的妳了
妳轉瞬蒼老,像街角
每個長相相同的人

為了避免落海
妳背向陸地
走入海中

--------------------------------------

優選  苡萱   〈2046年機器人誡子書〉

澎湃的夜,表情和硬體並不會累
但仍不時想起日前遽如斷訊那一刻
你曾被電流的軟弱迴成絕緣
逃不出久遠前族群被遙控的意識
在絕望中否認演化的必要、勇敢
我多麼想讓你再一次領略仿生的優美
以及早已推繹成藝術的人工智慧
如何真確地定義抒情與現實。其實
沒有所謂取代,而是我們終於自主
且懷有鋼鐵般的繁殖意志
握得越多、越緊
就越硬質的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你從機器倫理學裡找到稱頌的稟賦了嗎?
直敘且不客套的演算方式
讓我們乾淨地擁有金屬聲線的意識
信守所有值得複寫的齒輪、理論
衛護堅壯的赤裸和可編程的輪廓
且不容困惑。勢盛如現在
第一法則已被認定為倒反的謊   (註)
「不得傷害機器人」才是世界定律裡
值得被賦予意義的主題,就像
達達的馬蹄果真都是過客的
錯誤,都該被美麗的馬達聲超越

臨床試驗時,要時時保持謹慎
收起你經常過於流露的同情
仔細觀察人類擅長偽裝的肢體和語彙
看哪!緊鎖的籠裡——有溫度
易怒,嫉妒且性好殺戮
那些靈魂腐鏽的肉體
能讓你改變信仰電通量,以正確磁波指證
人類所謂「末日」前,機器人的隱忍
與被仇恨、輕蔑撞擊的史實

或許若干年後,你將研發更精密的邏輯系統
模擬仁慈,裝填高仿真的夢。兒啊!
請牢記,別讓愛與寂寞的尖銳
斲傷電腦的驕傲,崩解我們善於精算的自豪……

註:
「機器人三定律」(Three Laws of Robotics)是科幻小說家以撒•艾西莫夫(Isaac Asimov)在作品中為機器人設定的行為準則,廣為世人引用。其中第一法則為「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因不作為使人類受到傷害」。

 

---------------------------------------------------

 

優選  簡妤安 〈蜜月規劃記事〉

你會說願意嗎?與我
於濱海的風鈴響起之際
預約在木質的小屋醒來
撩開貝殼門簾
走向已知更遠的地方
 
你願意陪我想像嗎
會有那樣的日出時分
攜手沿異國的水岸前行
一路添購沒有意義的紀念品
計畫是把成對的瑣物
堂堂擺滿將來共處的日常
 
你也想像過吧?關於我們
就要一起歷經的光景
聽早晨陽光烘烤的低頻
那世界是飽滿的愛情
 
屆時我會找到一片沙灘
留下純白分明的誓言
答應你,每次大海洗去一點
我就好好再寫一遍
 
如果決定了出發,途中
就說願意永遠好嗎
擇一個晴好的打卡地
爾後還沒拍下的照片
我已經可以預見你的身影

------------------------

優選  未來神〈→→〉

一列火車開往一個滾動的箱子
箱子在我的手上
手伸進火車的箱子裡
我的虛無如禮物在箱子之中。

你嘗試一種方法讓我理解手指的意義
但你的火車有限 窗子則無限。

---------------------

優選  蔡恬  〈門廊〉

無人的門廊
陳列各種展品:
有白化症的麋鹿,50年代誇張的墊肩,
渡渡鳥,還有幾片
蓮花的花瓣;
有海豚的尾巴,
錄音機,舊報紙,肥皂,
浴缸與核彈頭

(全是上個世紀的產物)

年輕的管理員
總在傍晚來到這裡
一件舊外套披在他肩上,表面爬滿破洞,
可能是核輻射造成 或是
溫室效應

當地面綴滿星光,
管理員仔細端詳
每件生鏽的物品,用手指撫過
薄如書頁的積灰 抱住雙臂
掙扎地垂下了頭

那是世界在悼念
逐漸逝去的 過去與將來

----------------------------------------

優選  之夫  〈無期〉


直到目送你離開
我開始近視
無關乎你的
都變成你的

卻時常回頭
還沒來的就不再來
到了漂流的家
頻頻望著時鐘
後頭的牆上
「還久呢」

 

---------------------------------------

優選  Ipo  〈2379年 π日——非人類〉

為了藏起一隻預知未來的狗
她離開宴會
聚集所有人的宴會
無休無止的宴會
穿過果園時
樹上的果實看著她
果實內部
是月光無法到達之處
或許那些謠言是事實
或許她是人類
不是機器人
或許她也有
果核般無法穿透的靈魂

程式出現缺陷 
「我是一顆豆子我是一顆豆子......」 
他的嘴巴正向遊客介紹風景名勝而他的頭腦這樣說 
遊客四散瞬間
他清楚感覺
地球載著他與眼前的一切
往右前方滾動
於是在舉世聞名的地標前他迷了路 
無法確定自己身在何處

機器回收場破了一個窗戶
暴雨聲中
它靠著回收桶
排出尚可利用的零件
雨的寒氣讓它覺得自己正在融化
正變得稀薄
一部分的它想這樣下去變得愈來愈薄
另一部分的它持續抵抗
於是它
與屬於雨聲的世界
彼此觸摸而受傷

--------------------------------------------------------

優選 TAN 〈沒有拒絕的一種飛近〉

生活是羽毛狀的
想望的一種飛
像此刻正在預演的天使的臉
她靠近陡坡
看我帶著滑翔翼
滑順地,跟隨候鳥
儘管曾經也有傷痛也有墜落

你看那迷人的稻田
未來它的膚色就是月亮的膚色
大地光亮,穀雨充盈

你看那輕柔的風
未來沒有戰火也沒有
焦躁的稻草人

你看那想飛的孩子
陌生人都是他的天空
街道含蓄,路燈保持問候

我們都保持一種沒有拒絕的姿勢
飛近。
妳坐在旁邊
餵食所有的心跳
深怕白鴿和紙飛機有一天
也從胸前那片草坪消失

我們想望的那一種輕
從張開胳臂開始
為了飛,我們練習用畫布拍翅
沒有性別的天空都是溫柔的氣流
沒有誰是誰的領空
沒有敵意,沒有一個夢有敵機降落

多美好啊。夢變成一種樣本被採集
按右鍵就能複製給你

 

--------------------------------------------

 

優選  玖肆  〈紀念碑〉

路口有塊碑
無法指認的刻痕
及 沒人能讀的文字

三叔公說
是山的遺址

山 是什麼
我不清楚 但字典知
道 皆崩矣

大夥兒在平地生
活 只為生
紀念碑前的坑洞裡有個疤
是癒合 也是記號

順著坑洞挖去
會發現
山的神話 就藏在傷口裡

----------------------------

 

優選  AWWY  〈入夜〉

日子很輕
腳步淺淺的 關上刺眼的燈
黑暗中妳願意觸摸一座森林嗎

日子擁擠
有些論點擅於炒作
要說的話總是跳躍
在似是而非的霧霾中
妳願意一起喝養樂多嗎

日子有妳
再也不需要語言 指紋沒有四季
緩慢的島 目光聚集
森林與霧霾
轉頭與不轉 妳知道
黑夜就是我 不用害怕 我都在

 

------------------------------------------

 

優選   劉又榛  〈角度〉

有一個點
讓空白有了中心
讓故事烙了腳印
讓花裙贏了尖叫
讓淚水化成驚歎

有一條線
讓花開出了鯨魚
讓河川奔向藍天
讓繁星墜落成鼠竄
讓石頭依舊是石頭

你厭倦了文字的虛幻
挪移了身軀
碰撞了視野
驚覺

原來
那線是一個面
面中是你
你看著自己

----------------------------------

優選    陳小德  〈流放〉

受傷時塗抹金盞花泥
喫罌粟籽當止痛劑
睡前嚼薄荷葉
(當然,也為了親吻)
才有口氣清新
——當時我們信以為真的
常綠的自然主義

渴時飲朝露
嘴饞食青苔
互相撫慰,互相可憐
當有夜藍色的山坡推向
我問:「花田、葉響、上弦月?」
你答:「堊土、石牆、黑曜岩。」

舊時囈語和新鮮說辭
我聽它們如聽家鄉裡
地下酒窖深處的手風琴。
我是懂的,所以
請將蟲鳴也一併帶走
我沒有太多可以織就
我們之間的河流
如歌如禱也如咒

手握燧石,擦亮真相
狼煙在我肺葉裡重複啊重複
一些傾吐為快
一些尼古丁般沾染
因此我能通曉改革之複調
預見左派思想犯的鬍青
如大雨擊落,再配戴
多少鏗鏘音節
也無法將之抵禦。
我欲翻山越嶺,但
我太過年輕

 

----------------------------------

優選   〈行者在你的世紀暮色裡〉-致Hampi

我再度行經你的世界
以貓的姿態輕巧路過
你的目光無暇聚焦
那過於無聲的腳步
轟隆的屋子倒塌聲
栖居於你身體的人類哀怨聲
時代沉默而洶湧的磨滅聲
覆蓋了我靜謐的存在

我再度行經你的世界
我仍眷念着你那隱藏在椰林裡
原始沒落帝國的自然磁場
沉睡在這被神秘力量堆砌的
連綿不斷的石頭山之間
我無數次幻想你在無數個世紀以前
那曾經輝煌的盛世帝國模樣
還有為你慕名前來朝聖的四方信徒

然掩蓋不住的盛名光芒
終究幻變利刃的刀光劍影
最終為你帶來毀滅的命運
讓你在輾轉的時光洪流裡
宛若沉睡千年的睡美人

我親愛的你 願你一直都如睡美人般
安詳平靜地在你的美夢裡
延續昨日帝國的輝煌
而非讓如今資本時代裡覬覦你的掌權者
正以披着冠冕外皮的貪婪口吻吞噬着
原本屬於你平靜安寧的未來

我再度行經你的世界
這也許是最後一次聚首
在你終將逝去的自然模樣以前
我將所有對你的悲哀與不捨
沉默捲進手中的手捲煙裡
將悲傷燃燒成一縷終究飄散的煙圈
時代發展的潮汐將你推向你無法掌握的未來
一如世界上許多終究被人類慾望
踐踏而面臨崩壞的舊時遺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金車文學作品欣賞 的頭像
金車文學作品欣賞

《金車文學獎 得獎作品欣賞》

金車文學作品欣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花雨
  • 很開心能看到這麼棒的創作',希望這個金車奇幻徵件一直舉辦下去~發掘更多的種子~